沉淀在毫厘竹青上的雕刻时光

来源:无锡日报
 

记者 朱吉鹏 摄影报道





  1978年,乔锦洪的竹刻作品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展览,这次参展成了他竹刻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。每每遇到采访,他总会拿出剪报,分享他的竹刻人生。


这根扇骨是乔锦洪先辈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之一,他时常会拿出来与女儿一起研究学习。


如今,乔锦洪的外孙女也加入到留青竹刻的学习传承中,他希望这门传统技艺能够代代相传。


竹刻就像是在雕刻人生,传统技艺的传承需要沉得下心,才能走得更远。


定期举办的雅集,搭建了乔锦洪与一些竹刻爱好者交流的平台。

  谈起留青竹刻,乔锦洪先拿出一份在1978年《无锡战报》上发表的关于竹刻技艺的新闻剪报,向记者讲述了他与这门传统技艺传承所经历的故事。
  乔锦洪出生于竹刻世家,其外祖父张瑞芝和母亲张契之均为著名竹刻艺人,对于这门技艺从小就耳濡目染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因为下乡插队等原因,并没有真正从事与留青竹刻相关的工作,但是他还是抽时间练习竹刻技法。母亲离世后,为了不让竹刻这门技艺失传,他更是咬紧牙关加紧自学,更加刻苦地琢磨竹刻技艺。
  1978年,改革开放让中国的工艺美术事业焕发了新生机。留青竹刻被要求代表无锡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品展览,作为名家之后的乔锦洪当仁不让肩负起这个重任,从此真正走上了竹刻的艺术创作道路。他的第一幅作品便是复刻其母亲的经典作品,在两片扇骨上透空镂雕着一枝梅竹,入选了全国工艺美术品展览。乔锦洪说,这次参展成了他竹刻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。
  留青竹刻中凸起的部分,是竹青那薄薄的一层,不足一毫米,但是通过细致的刮刻,依靠竹青表层到竹肌的颜色过渡,却能制作出深浅远近的效果来。这不足1毫米的厚度,似乎凝固了再多的时间也不嫌多,几辈子投入其中,都是为了在这不足1毫米的厚度体现的艺术再往前进一点点。
  2008年,留青竹刻被列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乔锦洪也成为留青竹刻的国家级传承人。在他的影响下,女儿乔瑜也加入到传承的队伍中,被评为省级传承人。现如今,还在上学的外孙女也对留青竹刻产生了兴趣,跟随他们学习起竹刻技艺。
  退休后的乔锦洪聚集了一批热爱艺术竹刻的人,定期或不定期展开竹刻的探讨;在政府支持下,不少热爱竹刻的人也成为乔锦洪的学徒,学习留青竹刻的技艺和艺术;不少学校也加入到非遗传承的普及教育中,聘请乔锦洪、乔瑜定期授课,将这门传统技艺让更多的人了解传承。
  时间在乔锦洪的刻刀与竹片之间流逝,这门传统技艺却深深沉淀在毫厘的竹青之上。

上一篇:全市旅游收入,同比增11.5%
下一篇:日本刷新海底钻探世界最深纪录,直抵海床以下3262.5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