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山有泉四十多处,出水者仅三成多 "名泉"风貌该如何恢复

  江南晚报2月20日的报道《每天有泉水喝 这两处居民好口福》写到白沙泉和青龙山逸泉的使用和保护情况,也引发读者对锡城的“泉”的好奇。无锡到底有多少泉,分布在什么地方,有什么样的典故,这些泉水还能喝么?日前,记者采访了锡惠园林文物名胜区文化总监、文物管理科科长金石声,他对“泉”的关注已有二十多年,在他看来,“泉文化”的意义关键在于泉水能不能喝,而对于泉的保护须成体系。

  大大小小四十多处

  “无锡的泉很多,但主要集中在惠山一带。”金石声表示,无锡大浮、梅园、马山、惠山等有山的地方都有泉,而大多数集中在惠山的东麓、北麓和南麓,分别对应锡惠景区、惠山古镇内,沿惠钱路石门一带,以及青山公园一带,大大小小40多处。在这些泉中,最古老的是位于惠山寺大雄宝殿后昭忠祠前的“龙眼泉”,南北朝时期就有了,最晚的是惠山南麓的白沙泉,开凿于民国时期,最著名的就是锡惠公园里的“天下第二泉”惠泉了。

  他表示,其实自古以来,惠山就以“泉”而著名,在各类史料记载以及历史遗迹中均有大量体现。如,唐代茶圣陆羽将惠山泉评为“天下第二”;宋代文豪苏轼对惠山、二泉情有独钟,说自己“往来无锡未尝不至惠山”,更写出“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”的佳句;元代诗人赵孟頫因惠山山中有泉、泉多质高,将其称为“江南第一山”等等。

  得名来自口感与环境

  “惠山是天目山的支脉,地质上的构造,使得它的泉水丰盈,是一座‘多泉’的山。”金石声介绍,除了自然禀赋外,泉的形成也与历史上文人、僧人的活动密不可分。文人在此读书,开书院,僧人在此建寺庙,为了生活需要,得找到好的水源。像二泉书院里有“亚泉”,碧山吟社中有“龙缝泉”,忍草庵有“松苓泉”“听松泉”,惠山寺里有“碧露泉”“龙眼泉”等。

  泉之得名也非常有意思,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,大家都会去跟“天下第二泉”相比,觉得自己的泉水口感不输于它,像亚泉、逊名泉,都是这个意思,还有的虽然名字没那么高调,但在泉水旁的碑刻上也会写“不亚二泉”之类的话。此外,还可以从一些名字上了解到当时泉水所处的环境是怎样的。“比如,惠山的泉很多都以‘松’来命名,松泉、听松泉、松苓泉等等。松苓就是松树的根部衍生物,说明这些泉周围都是种植着松树,而松树也滋养着惠山的泉水。”

  衍生出“九龙十三泉”文化

  “惠山的泉除了与茶文化密切相关外,还产生了一个特有的文化现象,就是所谓的‘九龙十三泉’。”金石声介绍,“龙”代表龙头,也就是“螭首”,人们将惠山泉水通过暗渠,引入石螭首,淙淙流出,称为“螭首吻津”。“在其他地方没见过这种现象,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泉水从龙头吐出来比较好看,另一方面也与一个民间传说有关。”他介绍,相传当年朱元璋路过无锡时,隐隐觉得此处有天子气,他的谋士刘伯温便建议在惠山的泉水上建造龙头,以静制动,用石龙遏制活龙,将龙气泻入泉水中。

  “现在能看到的龙头至少还有十个。”金石声介绍,二泉有一个龙头,华孝子祠内有两个龙头,寄畅园内有两个,惠山寺日月池有一个,人杰地灵牌坊旁的河里有一个,二泉书院香积池内一个,王问祠堂里有一个,廉子祠里也有一个。

  惠山泉群应系统保护

  惠山虽然泉多,但是如今有水的只有三分之一,名存实亡的占多数。2016年,“惠山古泉群”被列入公布为市级文保单位。“从惠山的泉中,选了8个有石刻的,分别是龙眼泉、松泉、锡泉、罗汉泉、碧露泉、龙缝泉、听松泉、松苓泉。”金石声介绍,分别在龙眼泉、碧露泉、忍草庵三个地方列了“惠山古泉群”的石碑,提醒大家关注。

  “但是光这样的保护其实是不够的。”在金石声看来,泉文化的关键在于泉水能不能喝。“开凿泉的初衷是为了饮用,过去广大老百姓之所以把泉当宝贝,就是因为能喝、好喝。在还有水的泉中,能饮用的少之又少。没人用了,就会失去作用,最后废掉。有人用才会有人保护。”据了解,导致泉水干涸、不能饮用的原因很多。一种观点认为,这与惠山树种的变化有关。以前惠山上以松树、小竹子、小灌木居多,而如今则以香樟树居多,树种的变化改变了原来的生态,也影响了泉水的出水量。

  提到如何保护,金石声建议可以“封山育林”,逐渐恢复过去的生态系统。同时,他指出,惠山泉群是一个系统,泉与泉之间是相关联的。“像二泉就流到华孝子祠里的双龙泉,再流到惠山寺的金莲池,再到香积池,再到寄畅园中的八音涧,再到寺塘泾,是依山势从高到低的一个排灌系统。”从历史地理学角度,惠山文化之所以连绵延续,也是因为它本身是一个相对封闭、独立的文化空间,没有遭到破坏。因此要保护乃至恢复惠山泉群的面貌,需要整体保护惠山的生态环境。 (记者 王晶)

来源:江南晚报
 

上一篇:惠山有泉四十多处,出水者仅三成多 "名泉"风貌该如何恢复
下一篇:阳山桃花节23岁了! 今年将给你一场耳目一新"桃花盛宴"